【南森優秀畢業生】鸚哥嶺上寫忠誠--記治安9820畢業生李之龍

發布者:劉燁發布時間:2016-12-11瀏覽次數:11004設置

【南森優秀畢業生】鸚哥嶺上寫忠誠--記治安9820畢業生李之龍

  

NFPC

  

傳遞信息·引領學習·服務生活 |

  

2002年畢業於电竞竞彩治安專業的李之龍,從2006年到海南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基層工作站副站長算起至今任海南霸王嶺林區公安局局長,已十年整。他十年如一日,一心以生態保護、資源安全為己任,紮根基層,無私奉獻,帶領護林員,艱苦創業,拚搏進取,選擇了一種有遠見的生活方式,共同創建了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基層工作站的先進集體,豎立起了當代青年大學生堅守理想,奉獻社會的一麵旗幟。他所參與組建和領導的團隊曾榮獲全國五四青年獎章集體、海南省五四青年獎章集體、海南省創先爭優先進集體,他也曾獲海南省公安係統三等功3次,並榮獲全國綠化獎章個人,全國林業係統先進個人稱號。

、紮根基層、根在大山,成為枝繁葉茂的大樹

    李之龍出生在海南一個林業家庭。倍受綠色熏陶,從小熱愛大自然。中學畢業後,他毅然報考了林業部南京人民警察學校公安專業,立誌把保護雨林作為自己的畢生追求。

警校畢業的他,選擇紮根自然保護區最基層,服從組織安排,不畏艱難、心係鸚哥嶺、根在大山,立誌成為枝繁葉茂的大樹,成為海南生態保護事業的踐行者。

    2002年,李之龍警校畢業不久,就被分到海南大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派出所工作,開始了他的自然保護事業。半年後,當時省林業部門正在籌建鸚哥嶺省級自然保護區,並成立調查隊,開展野外資源調查工作。李之龍主動要求加入調查隊。就這樣,他和考察隊員一起在大山裏搭賬棚,做調查,一幹就是兩年多。2005年調查工作結束時,他決心學習熱帶雨林的大樹,把根紮在大山深處,要長成一株根基牢固、枝繁葉茂的大樹,成為大山的守望者。他兩年來不斷地頂著熱日,冒著風雨,用自己雙腳丈量了鸚哥嶺的每一寸土地。

2006年,李之龍被任命為鸚哥嶺自然保護區管理站副站長,為融入這座大山,他主動請纓帶隊到大山深處,與黎苗百姓同甘共苦,尋找和探索既要青山綠水,也要金山銀山的發展道路。這一呆就是7年,這7年,他帶領護林員和群眾克服螞蟥叮咬,馬蜂追趕、毒蛇威脅、野獸幹擾等困難,將鸚哥嶺山區近7000畝的茅草荒山重新種滿樹木,披上綠裝。他在鸚哥嶺的根更牢了,植的樹更加枝繁葉茂了。

  

  

二、艱苦創業、業精於勤,吃得苦中苦方能成事業

    十多年來,李之龍一直嚴格要求自己,時刻把事業和群眾放在第一位,把家庭和個人放在第二位,艱苦奮鬥、不畏艱難、無私奉獻,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集中體現了青年共產黨人的優秀品質。

    常年紮根基層並不容易,要紮根基層白手起家創業更不容易。李之龍他們開著從朋友那裏借來的一輛破舊小汽車,沿著與鸚哥嶺接壤的5個市縣崎嶇山路到處跑,一起尋找合適的建站地點。最後,終於選址在白沙。20061221日,管理站湊足8個人,在租賃民房裏吃了頓飯,就算是正式掛牌了。在大山深處,寂寞冷清,最苦的不是工作不是生活,是對家人孩子的思念牽掛,日勝一日。長期在鸚哥嶺山區,沒有時間照顧妻子和小孩,李之龍感到非常內疚,他時常在工作之餘,久久凝視手機上妻兒的相片,滿足思念之情。

    在保護區初期建設的兩三年裏,鸚哥嶺經常發生偷獵、盜伐的事件,每次接到護林員的舉報,或者是在巡山過程中遇到這類事件進行查處,也時常遇上都是暗藏險情的事。有一次,他帶著護林員在巡山時,發現有違法分子正在毀林開墾,立即追趕過去,由於山高路險,道路濕滑,造成多人腳踝受損甚至骨折。像這樣的例子,在鸚哥嶺的5年裏,經常發生。創業不僅艱苦,還很危險。

    但要創業,就必須吃得苦中苦。讓李之龍非常欣慰的是,鸚哥嶺自然保護區管理站漸漸繁榮。他們的事業,已經紮根了,而且枝繁葉茂,果實累累。最重要的是培養並建立起了一支有戰鬥力、有科研能力、創新能力的愛崗敬業的基礎團隊。

    2010年,又是李之龍一個創業的新起點。他奉命組建鸚哥嶺公安局,這是他在鸚哥嶺工作壓力最大、情緒最壓抑的一年。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無奈、無助、氣餒,甚至放棄的念頭。是組織的鼓勵、家人的支持、同事的幫助,和勇往直前的信念、堅守的信念,他堅持了下來。那一年他偵破了發生在鸚哥嶺的12宗案件。他帶領鸚哥嶺公安局,在2010年全省公安執法檢查中獲96的高分,又在2011年榮獲全省公安綜合考評中獲第一名、榮立集體三等功。

  

三、艱苦創業、業係於民,與民心連心才有可持續

    李之龍意識到周邊百姓的改變與支持才是保證工作有所成效的基礎,社區工作於是成為日常一項重要的工作。2008年當全部完成與19個村委會土地共管協議的簽訂工作後,李之龍和高個子王合升抱頭痛哭,他們終於知道所做的努力不是徒勞,他們的夢想不是虛幻,幾年來大家艱辛的付出得到了回報,這淚水不是軟弱的表現,而是激動與喜悅的揮灑。

    山區群眾的貧困,也往往迫使他們霆而走險。有次查處到樂東縣萬衝鎮友誼苗村四隊的一位60多歲的農村老阿婆雇了同村幾位老阿婆一起上山砍樹燒山,準備種橡膠。當李之龍帶隊到村裏調查這件事時,那位老阿婆情緒特別激動,帶著他們去看她病重的丈夫和兩個神智不健全的兒子,這的確是個非常貧困的家庭,全家隻有老阿婆一個勞動力,老阿婆很不理解他們的執法行為,抓著李之龍的衣服,朝他們的臉上吐口水。這次執法,李之龍心口苦澀難言。他深深知道,隻有把他們的保護事業與群眾的疾苦結合起來,才取得周邊群眾的理解和感動,才能讓他們的事業才能更好地發展下去。於是他們多次下村入戶找老阿婆談心,每次進家時,都給她帶去衣服、食品,主動地幫老阿婆幹家務活,經過這樣的一些小事,讓老阿婆改變當初看法,主動地找出所雇同村幾位老阿婆來說上山砍樹燒山事情,李之龍也考慮老阿婆家的特殊情況,積極地和檢察院、法院溝通,取得了他們的支持,最後對老阿婆沒有采取強製措施,從寬處理。這個事情在村裏引起了很大的反響。當地黎苗百姓都給李之龍他們豎起大拇指,也認為保護區的人也不是都黑著臉的人,也是有良心的人。這也充分體現了保護區人性化的管理,體現執法者以人為本的理念。

    201249日,光明日報以《選擇一種有遠見的生活方式》為題報道了鸚哥嶺的綠色崛起現象,立即引起社會各界的很大關注。很多朋友對李之龍說,你們出名了,但李之龍隻想告訴朋友們:其實,他們為鸚哥嶺做的還遠遠不夠,他隻是很幸運,找到了一條值得讓我們為之奮鬥的理想道路。海南的生態建設事業,任重而道遠,李之龍說:我個人僅是滄海一粟,微不足道。鸚哥嶺需要更多的年輕人加入,為千千萬萬個鸚哥嶺”。



人物檔案

  

李之龍, 男,19818月出生,海南省東方市人,中共黨員,19989--20027月在林業部南京人民警察學校(南京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就讀; 20029月入警海南大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派出所;20033—20067月抽調到海南省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工作;201411月任海南霸王嶺林區公安局局長。

 

返回原圖
/